Skip to main content

心率变异性

H心率变异性(HRV) 于1965年第一次被临床使用,当Hon 和Lee (01)注意到胎儿窘迫是由胎心律动的变换伴随,即使以前可以在心率(HR)上感应到变换。

于不久的未来,心率变异性在临床设置的测量将像脉冲、血压或温度的测量那样普通。

自1967年起,仅仅英文就有超过11,600篇关于心率变异性的科学文章出版,心率变异性被用作筛检工具以预测很多疾病过程的明显变化,许多医疗保健专家已经采用心率变异性。对糖尿病和心脏病来说它是远期疗效和患者预后的稳定、可再次检查和经过验证的预测器。
于1996年,美国和欧洲生理学协会成立了特别工作组以便概述当前对心率变异性的发现,并设定心率变异性在医学科学和未来实行方面的特定标准。自此,稳定的新信息流和价值不断从心率变异性研究中出来。

心率变异性的生理基本

心跳来自心脏的特别组织,称为窦房(SA)。窦房结里的细胞不断生产出的电脉冲通过特别的电导通路散发于整个心肌,这启动心肌的收缩,即循序压缩心脏四腔(2个心房和2个心室)的良好同步泵。

当心脏处于静息状态时,窦房结每分钟大概生产出100-120脉冲。然而,健康人每分钟的静息心率(HR)达不到100-120次。从健康角度上来说,心率从来不会那样高。自律神经系统(ANS)通过抑制一些电脉冲来控制窦房结的活动,就如我们在健康人中观察到一样,净效应致使每分钟的正常静息心率在55至70次。

自律神经系统: 自律神经系统是“自动”神经系统:这部分的神经系统不在意识管理之下。它控制有节奏、有规律及自动的器官和身体系统,例如:呼吸、消化能力及心率。自律神经系统分为两种: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这两种分系的运作让它们所控制的器官保持完美平衡。

交感神经系统: 这个神经系统是负责“生存”。它是在剧烈收缩(逃逸、攻击或其他自卫形式)下关闭食物消化及直接输到大肌肉的漏斗血的“打、飞行、惊吓”神经系统。交感神经刺激的增加通过增加心率和心肌的收缩精力而造成心输出量的增加。
若与副交感神经刺激相比,心率对正常遇到的交感神经刺激程度的响应是慢的,它需要大概5秒的时间以在交感神经刺激实际开始之后增加心率,并且将近30秒以便达到峰值的稳定程度。

副交感神经系统: 反之,副交感神经系统是“恢复”神经系统或“休息和消化”系统。当副交感神经刺激减低心率和心输出量,它协助神经冲动促使消化过程以及组织和器官的修复。心率快速响应副交感神经刺激。心跳的减速是几乎瞬时发生的。它只需要1或2心跳便可看到这些改变,放慢心率。
一个健康人的心率是变化的,它是有波动的,较大的变化(或心率变异性)关系着更好的健康。较高的心率变异性显示一个健康的自律神经系统,特别是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之间的健康平衡。减低的心率变异性是早期的、正确的显示器显示自律神经系统失衡。心率变异性越低,自律控制就越失衡,而不健康的可能性也越高,无论是现在或未来。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测量和分析心率变异性。心率信号可通过心电图(ECG)或叫做“光电容积描记法”(PPG)的脉冲波测量而获得。最准确的临床心率变异性的测定是源于在ECG(或EKG)上心脏收缩之间的时间的测量,即心搏期间。反之,PPG是属于入侵性少但较能简单应用。PPG在耳垂或指尖上非常方便使用微血管。使用不同光能吸收性质及光学传感器,PPG通过微循环感应到血流所产生的脉波之改变。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获得心率变异性的准确评估。


01. Hon EH, Lee ST. 在胎儿死之前的胎心率模式的电子评估,进一步观察. Am J Obstet Gynae 1965; 87:814–26

 

详阅: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