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强度

场强度(又被称为振幅或流量密度)是依赖电流及方向的电磁场的数量性描述。电磁场强度被描述成为流量(或流动)密度,被给予特斯拉(T)为计量单位是跟着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因在电力和磁力领域方面做出许多革命性贡献而闻名的塞尔维亚出生的美国科学家Nikola Tesla命名的。

场强度(振幅)的决定因素是电磁线圈长度(米)、线圈的转动(或“圈”)数及应用在线圈上的电流强度(安培)。连同诱导常数和材料的特定电阻后,便可以计算磁场的场强度(或流量密度)。 诊断系统,比如磁共振像(MRI)以特斯拉(1.5 - 3T)范围使用场力。单位范围如下

  • 1 特斯拉 = 1 000毫特斯拉 (毫-特斯拉)
  • 1 毫特斯拉 = 1 000微特斯拉 (微-特斯拉)
  • 1 微特斯拉 = 1 000毫微特斯拉 (毫微-特斯拉)
  • 1 毫微特斯拉 = 1 000微微特斯拉 (微微-特斯拉)

“高斯”是流量密度的单位,世界上的某些国家尚使用它。1 高斯= 100 毫特斯拉。iMRS 所应用的电磁比食品药物管理局所同意应用于transcanial 磁刺激系统及诊断磁共振像(MRI)系统的场还弱上10,000至1,000,000倍。
iMRS使用非常低磁场强度。由于细胞膜是发出信号的目标,因此,非常低的磁场强度已非常足够用于产生有益生物响应。

Addey这是Ross Adey博士所开发的“生物窗”之原理。Adey博士发现,身体容易响应一系列电磁频率。同样的,这个原理也可以应用于场强度 – 对人类身体的健康、减轻压力、提高氧气的传送及全部保健最能最佳响应的“生物窗”的电磁强度。Goodman and Blank 研究证明生物窗的原理与电磁场强度有关。他们发现人类细胞于7-8微特斯拉时最容易使细胞保存基因示性、热休克蛋白70(hsp70),而不是具有70微特斯拉以上的较强场强度。

来自电磁的观点,人类细胞的母语是微妙的耳语。 所有的iMRS系统均被设计有这些母语,并使用与细胞膜沟通非常有效的非常低场强度。结果是75万亿身体细胞的最具有健康效果潜力。

 

详细阅读:频率